满园花盛开,拓荒人何在?——缅怀我国医学美学与美容医学学科园地拓荒者之一许文博副会长
发布日期:2018-11-12 10:22:18 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原主任委员 彭庆星 浏览次数:

写在中外首部《医学美学》出版30周年之际


  1988年8月,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了笔者与医学人文学家、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人文社科部主任邱琳枝教授共同主编的中外首部《医学美学》。随后,一批有志于医学人文与相关临床医学融合的学者,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道路上勠力同心、和衷共济,顺应现代医学模式转变大势,开辟了当代中国医学美学与美容医学整体学科这两门新兴学科(以下简称“两门学科”),创建了一个美丽的园地。2018年,恰逢《医学美学》出版30周年之际,这片当年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已是百花盛开、满园春色,抚今追昔,我们更加怀念其拓荒者之一许文博副会长。

  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许文博教授是中华医学会主持工作的常务副会长。正是他,直接参加并引导我们开辟了今天这片百花盛开的学科园地。

许文博教授(1929.10—1994.6)


  1988年12月下旬, 笔者应河北省职工医学院之邀,在保定为该校健康教育专业讲授“医学美学”课程。这是我国在医学院校正式教学计划中开设“医学美学”课的最早记录。我于行前计划在完成这次讲课任务后,专程进京向中华医学会领导系统汇报“医学美学”学科的定义、任务、作用以及有关学科发展的新思考,希望中华医学会这个医学界的权威学术组织能够给予“医学美学”的发展大力支持。

  无巧不成书。恰逢许文博副会长也同期应邀在该校卫生管理系讲授“医学教育学”课程。一见面,我就将一本早已写好赠言的拙著《医学美学》敬赠给许副会长。他一边揭开书封,一边高兴地说:“谢谢,听说过有这本书。”紧接着引发了一番富有学术价值的对话——

  许说:“你在书上说,医学美学是一门关于维护和塑造人体美的科学。那么,现在临床上有人开展的所谓‘皮肤美容’‘美容外科’等是否也是为了维护和塑造人体美呢?”

  答曰:“当然是!维护和塑造人体美是全书理论的核心。应该以这一理论为基础把医学领域中的一切与‘美和审美’有关的理论思想与技术实施集中起来,组合为一个新的学科领域,形成一种学术合力。这不是主观想象,而是对这类客观存在的医学现象的一种认识。”

  许说:“有道理!你们的研究很有特色,是现代医学模式转变的必然产物。你们应该进一步旗帜鲜明地讨论这个问题,把医学领域中的一切‘美和审美’当作‘学科研究对象’来探讨,把‘医学美学’当成一门‘学科’来研究。”

  答曰: “ 我们正是这样认识的。学科研究对象的明确,是任何学科存在的客观依据。我们还想在‘维护人体美’这个宗旨下,申请建立一个学会。”许问: “ 你们考虑的是‘一级学会’,还是‘二级学会’?”

  答曰:“当然是想申报‘二级学会’,成为中华医学会大家庭中的一员。安徽省医学会已有一批临床医学专家与理论医学专家结合起来这样做了,他们打算明年春夏间正式开会成立省里的学会。我想借这个机遇,进一步联络全国有关同道共同申报成立全国性的二级学会。”

  “这想法很好”,许副会长接着说,“你们写个报告来,有3名以上专家签名就可以……”

  我对上述谈话心领神会。当晚,就在保定这所大学的招待所里,给原安徽医学院孙少宣教授写了一封长达3页材料纸的信,畅谈我与许副会长交谈的情况,提出一系列安排和设想,并鼓励他“立足安徽,面向全国”。这就是1989年4月18日由全国50余名学者汇聚合肥,由郭因、孙少宣、赵永耀和笔者共同主持召开“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整容学会筹备协商会议”的由来。全体与会专家签署了向中华医学会申请成立全国性学术组织的报告。没有到会的张涤生、宋儒耀、邱蔚六等老前辈也分别致函孙少宣表示祝贺,并委托孙代表他们在申请报告上签名。

  无独有偶。在我们给中华医学会呈送报告的前后,还有王高松、张其亮、袁兆庄、李树莱、杨希鏸等专家给中华医学会呈送了申请成立“中华医学会皮肤美容学会筹备委员会”的报告。1989年7月,经中华医学会时任会长陈敏章主持的“中华医学会第20届常务理事会第3次会议”反复论证,决定将两个“筹备委员会”整合为“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会后下达了[89]医会字第48号批文。同年10月31日,在许副会长和张浩然副秘书长主持下,这个学会的“七人筹备组”(丁惠荪、王高松、孙少宣、辛时林、张其亮、袁兆庄、彭庆星)在京成立,分别由笔者和张其亮任正副组长。

  经过一年的紧张筹备,“分会”组织于1990年11月14日在武汉正式成立。许副会长嘱托张浩然副秘书长代表他在大会上发言,高度评价了医学美学学科,并指出:“几年来,由于我国理论和应用医学界的广大专家、特别是一批中青年专家的刻苦钻研和努力探索,医学美学及一门相关的应用医学学科——医学美容学得到了较好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是我国医学美学发展和研究的高潮,无论规模和范围,或者深度和广度都超过以往的年代。医学美学和美容医学的学科体系初见端倪,并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局面,得到国内外同仁们的普遍赞扬和支持,为我们这个新学会的成立奠定了理论上、实践上和学术队伍上的良好基础。”

  “医学美学之所以能够成为一门新的学科,无疑与‘健康’概念的更新和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相适应,与当前社会人群不断增长的医疗保健和健美需求相适应。随着改革开放,经济繁荣,社会发展,人们在精神上、生活上多样化及和谐美化的要求日益高涨。因此,医学美学也就成为人们所瞩目的一门学科,成为当代新科学技术革命浪潮中一束飞溅的浪花。”

  会后,许副会长对我们这个新兴专科分会的各项工作给予了许多具体的指导和支持,并对其整体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寄予了极大的期望。那些年里,他常常邀约我们分会的专家向他汇报民主办会和学科建设的进展情况。当年,他还兼任“中华医学会医学教育学分会”主任委员之职。因此,他还多次以该分会的名义与我们分会合作,由两个分会联合召开学术研讨会,先后就医学美学在医学院校各专业教育中普遍开课、美容医学的专业化教育等课题进行研讨,为我国的医学美学与美容医学教育事业的创立和发展奠定了学术基础。

  1993年4月20日,许副会长为我们“分会”的《简报》第40期题词:“为人类的健与美——这个21世纪的医学做贡献!”1994年春,他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住院期间,张其亮、孙少宣和笔者等多次前去探望,他每次所告诫的也是这句话,语重心长,令人难忘!

  1994年6月16日13时许,我国著名医学教育家、人文医学家、杰出的学会工作者、中华医学会原副会长许文博教授与世长辞!我和我的同道们沉痛哀悼由衷敬佩的许副会长,并为他赠送了挽词:“深切缅怀中国当代医学美学与美容医学学科园地的拓荒者许文博先生!”

 

作者简介

  彭庆星,宜春学院主任医师、教授。1989—2015年,历任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筹备组长、副主任委员、主任委员等。自2001年以来,同时历任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主任委员、名誉会长,历任中国高等医药院校美容医学专业教材评审委员会主任委员、名誉主任委员等。曾获教育部“全国优秀教师”、中国科协“优秀学会工作者”称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6年11月,获“中国医师奖”;2011年5月,被国际美学医学联盟(UIME)授予学科建设“铂金奖”等。 

  20世纪90年代初中期以来,分别受聘为《中华医学美学美容杂志》编辑委员会副总编辑、总编辑,《中国美容医学》杂志编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编辑委员会名誉主编,《中国医学伦理学》杂志编辑委员会委员,《医学参考报·美容医学频道》名誉主编等。主编(或独著)著作52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260多篇。

(摘自《中华医学信息导报》2018年第33卷第15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